2012年11月3日 星期六

創業第一年點滴

離職到創業大概屆滿一年了,
想想這一年過得好快,又過的好慢,
過得很充實,但也真的很累。
是時候該好好複習一下創業第一年的種種啦!
剛好一陣子前也說要來分享一下Go1Buy1的故事~

如果創業點滴沒有太多可取之處讓大家當做一個參考,
以後老了自己應該也可以拿來回味用吧~(吮手指貌)


-----
2011十月底,
毅然決然的離開了當時人人稱羨的台灣手機品牌大廠,
沒有什麼太多的可惜,只覺得如果有個夢,
在這一兩年沒去做,隨著年紀的上升,實現的機會可能會越來越渺茫。
於是放棄了百萬年薪和科技新貴的頭銜(真的都只是頭銜),投入網路業。
開始了另一個新跪 Orz。


-----
2011十一月,立刻展開為期三個月的訓練營。
畢竟在手機廠韌體部門埋首了三年,
大多碰觸的都是通訊、規格、硬體架構、作業系統等很底層的相關技術,
一下子想把創業的點子,丟到每天的瞬息萬變的上層網路世界,
我覺得必須去找回那失落的三年,投入這個環境才會有比較大的信心和掌握度。
(我總覺得不熟的沒把握的真的別碰,畢竟年紀不小了,相關看法可以參考這一篇)

所以十一月開始的三個月,我與另一位共同創辦人也是研究所同學 - sukinull,
共組一個小家庭(誤~),在汐止一起租了一間住辦,
希望可以密集的磨合衝刺訓練一下,看看我們應該如何來實現這個點子和計畫。

題外話,汐止的冬天真不是人待的,
我數不出來在那三個月中,總共是出現幾天雨天了...


-----
2012二月,出關了。
三個月閉關式的相處和衝刺,讓我們更清楚雙方對網路的認知,還有做事和配合的方式,
當然還有產品的最初原型也在那段時間中,有了那麼一點影子。

不過也在那一段時間,發現了我們兩個都很欠缺的東西,就是前端的設計師。
起初是外包給我的朋友的同學 - Tim,想說試試看這樣的方式有沒有辦法持續下去,
雖然透過外包知道Tim能夠給我們很好的設計,
但後來實在覺得沒有這樣的角色在團隊中,可能對彈性、品質穩定度還有進度都不是很妙,
於是開始遊說Tim的加入。
很幸運的,在二月徵召到這位夥伴加入Go1Buy1。(其實他很早就involve了,只是是外包...)
加上先前台大管院的學弟Winson這時候也從原公司離開,團隊成員來到四個人。

所以除了費用的因素,人員的擴充和之後業務配合的方便考量之下,
我們離開了汐止的車庫到了現在的創立方,一個溫暖有人情味的地方。


-----
2012三月到九月,人員到齊後,也是我們衝刺的開始,
從前端版子全部重新來過之外,後端也跟著打掉重練,
過程中,大家的配合越來越順,就好像飛機在滑行道上準備起飛一樣,
可以明顯感覺到效率和速度的提升。
有些人可能會說半年其實不算快,
但我身在其中真的覺得已經是很不可能的任務了,以我們要求的完整度和龜毛程度來說。
噢對了,加上另外兩位產品的核心夥伴其實都是part-time呢!
所以認真地說,雖然可以更快,但大家都已經發揮了熱血的極限創業精神,在這半年。
另外,七月時後我們也獲得另一位從廣告出身的夥伴Jill的全職加入,
幫忙完成了絕大部分的文案、反覆測試、意見回餽、業務接洽、行銷等等瑣碎事務。


半年很快也很慢,
感覺很快的時候是被進度追著跑的時候,
感覺很慢的時候是怎麼走都走不完最後一哩路的時候。

總之,那是一段花明一村前的柳暗。


-----
2012九月中旬,我們終於把最後一喱路走完。
Go1Buy1終於可以跟大家見面,其實內心是很緊張的,
因為最後一個月,其實被測出了非常多的蟲蟲,
搞得每天其實都在忐忑着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發現什麼重大的問題。
不過緊張之餘,還是很興奮,畢竟走那麼久就在等那一刻,
可以稍微獲得一些些釋放。
(現在回頭看,真的只有那一刻.......)

幸運的是,一路上的上緊發條讓我們上線之後沒有太漏氣,
沒有什麼重大的問題回報,只有一些使用者體驗的改善空間的問題。

慢慢湧入的使用者聲音讓我們不太敢鬆懈,
求好心切的我們也不停地在調整與感受市場的聲音,
所以從上線到現在一個半月左右,大大小小的commit大約200個。

到現在第一個活動的產生 - 媽咪寶貝良品大賞
是真的很開心也很興奮可以將一些購物資訊和管道分享給大家。


-----
走到現在,寫起來看似平鋪直述沒有什麼大礙,
但那真的是因為我文筆的關係Orz,寫不出驚天動地的稿子來,
過程中,的的確確如我之前文章所述,
每個創業故事絕對都是相當動人心弦、驚心動魄,和刺激的。

到現在都還是,看似一切穩定ok的Go1Buy1,
其實到底還有多少挑戰、多少困難、多少可能、多少事情要做得做該做可以做,
外人應該無法一一體會,
而那些事情我們也會在未來的日子中,透過實際上的改變、行動和驗證,
慢慢再來和大家分享過程的記錄吧!

2012年11月2日 星期五

有沒有口罩一個給我

其實人和人本來就很多不一樣,
想法、作法、觀念、品味等等,
綜合來說就是價值觀。

價值觀不一樣很正常,
透過互相的包容和信任,
有時候還能達到互補的效果。

不一樣不可怕,可怕的是沒有信任,
那所有的不同、或是一舉一動,
都有可能被過度解讀或是詮釋,甚至無限上綱。

不管怎樣,這就是人生,
能夠被信任的機會本來就不多。
當你已經很努力,而且無愧於天地,
還是被不信任對待,那所有的誤解或是栽贓,
應該是要一笑置之瀟灑以對。


說得很簡單,但這真的很難,還是要練習。
希望有一天我能夠戴上口罩,不用說話。